牡丹花下的午餐

周末午餐时,昏黄的灯光下,餐桌上的牡丹花妖娆绽放,娇嫩的粉红色摇曳生姿,刚好斜垂在白蘑菇上,相映成趣。书房缓缓传来《春野》,曼妙的轻音乐好像唤醒万物,从古朴的橡木桶斟出红酒细细品尝,生活似乎都是甜蜜的。“须是牡丹花盛发,满城方始乐无涯。”一束国色天香的牡丹花,便觉得午餐融入自然的原野清新之中,温馨且浪漫。

将自然装进生活,让自然与生活一并生长,更能体味到时光里流淌的诗意。映山房里都是原木家具,海棠木茶几衬托素雅高贵的蝴蝶兰,胡桃木大床搭配黄紫蓝相间的勿忘我,水曲柳书桌点缀金黄灿烂的百合,而书架则是白边黄心的菊花,花影缤纷,暗香涌动。时常在花前月下读书写诗,自然的气息不断滋养生命的活力,心也更为从容不迫了。

“你不知道/你的身体里有音乐/有叮咚作响的小东西/有我听不懂的月光/以及我仿佛听懂的鸟鸣。”如果说生活自然化让人体验温情与韵味,那自然生活化则令人回归清静与惬意。

小时候的盛夏,潮汕老厝没有风扇和空调,很闷热。每到吃饭时,要么把饭桌抬到附近竹林下,要么摆放到院子里簕杜鹃下,清风徐徐,树影婆娑,花香萦绕,身心凉爽,连饭菜都觉得更香。“花树春连夏,楼台水杂山。”似乎只要置身大自然中,与山水田园对话,便可沉淀燥热的意念,静听空谷的足音,似有“竹林七贤”“想见竹林游”同样的美好

在自然中生活,不但可将生活装进自然,而且可将生活变成自然的一部分。那年初春到重庆,专门到南山吃泉水鸡。店家的房子是根据樱花的长势和山泉的流向来搭建,掩映在一片雪白花海中。午餐时,微风吹过,便有樱花飘落到小溪,到饭桌,到身上,到心里。“嘉陵江上东风起,嫩绿红肥映碧台。”这哪里是吃饭,分明是绝无仅有的樱花风情宴,这难道不是陶渊明“悠然见南山”一样的怡悦吗?

正如生活在瓦尔登湖的梭罗感受一样,万物之美在心中盛放,自然中的生活充满天人合一的默契与乐趣。直面自然也是重新审视自己,去伪存真,让人更简单与纯粹,也更澄明与丰盈。去年入宅时,初中语文老师赠送亲自创作并书法的诗作:“不慕神来不羡仙,带月荷锄种莲田。淤泥烈日身净植,清风半缕在人间。”老师希望吾在物欲横流的大城市保持田园之心,享受田园之福,作自然的追随者,作清风明月的主人,这显然很难。“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

是啊,如果能经常拥有牡丹花下午餐的心境,生活的厚实不就逐渐沁入心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