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告苹果索赔10万:买APP会员为啥比安卓贵?

使用苹果手机的“果粉”们,有无注意到,用苹果买APP会员比安卓贵?

日前,上海一用户以“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纠纷”为由,将苹果公司、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起诉至法院。今天,红星资本局从该用户委托律师——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王琼飞处获悉,该案件已于2021年2月由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受理,目前等待开庭。

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受理通知书(图据受访者)

根据起诉书显示,苹果用户金鑫称,苹果在App Store内存在收取高额佣金、强制搭售Apple Pay等限定交易、拒绝交易行为,并提出赔偿金10万元和公开道歉要求。

为此,针对这起诉讼,今日红星资本局多次联系苹果公司,而一位客服人员称“不太了解”。

起诉:购买APP会员价格

为何苹果手机更贵

根据起诉书内容,其起诉的内容主要有:

金鑫作为苹果手机消费者,购买爱奇艺App、喜马拉雅App、网易云音乐App和懂球帝App会员服务时发现,这几款数字产品在苹果渠道的定价均高于安卓渠道,且交易时只能选择Apple Pay支付,无法兼容支付宝或微信等其他支付手段。

“作为苹果手机数亿用户之一,因苹果公司的垄断行为,致使原告在手机应用程序内购买数字服务时被迫接受不公平高价和失去支付方式的选择权。”起诉书指出,原告金鑫认为,苹果公司是苹果手机应用商店App Store的实际经营者、苹果电脑贸易(上海)有限公司是苹果手机在中国的销售商,共同运营苹果手机在中国的业务,“两家公司通过软硬件一体化策略,使得消费者购买苹果手机后只能选择苹果公司提供的手机操作系统和应用商店。”

同时,如果下载手机移动应用程序,消费者只能通过苹果官方应用商店下载获取,如果要购买开发者APP内的数字服务,也必须用苹果官方支付服务Apple Pay来支付,“由于开发者需要向苹果支付交易金额30%的佣金(即‘苹果税’),故往往同样的APP提供的相同数字产品,消费者在苹果手机渠道的购买价格要高于安卓渠道的购买价格。”

为此,原告认为,作为普通消费者,因为两家公司的垄断行为,即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搭售和不公平高价行为,无法自主选择其他支付方式且被迫支付了不公平的数字服务费用,导致原告如其他数亿中国消费者一样,被剥夺了自主选者权和公平交易权。

亲测:不同手机购买会员

根据“APP”而不同

那么,金鑫的说法是否是事实呢?为此,红星资本局分别找来一部苹果手机、安卓手机进行了测试。

当打开“新浪微博App”软件时发现,苹果手机1年的会员费用118元,安卓手机为108元;打开“爱奇艺APP”发现,苹果手机连续包年的费用为218元,安卓手机连续包年的费用为138元。这也意味着,上述两款APP中,苹果手机购买APP会员的费用确实比安卓手机的贵。

苹果手机显示的新浪微博APP年会员价格

安卓手机显示的新浪微博年会员价格

不过,当红星资本局打开“腾讯视频APP”后发现,苹果手机1个月的费用为12元,安卓手机1个月费用为15元;打开“QQ”后发现,苹果手机连续包年为118元,安卓手机12个月费用为120元。

苹果手机显示的QQ年会员价格

安卓手机显示的QQ年会员价格

通过测试,红星资本局发现,苹果和安卓手机在面对不同的“APP”时,其显示的会员价格有的比较高,有的却比较低。

律师王琼飞告诉红星资本局,原因在于苹果收了30%的“苹果税”,有些开发者可能自己把成本消化掉了,但是绝大部分没法消化掉,必然要转移给消费者。

红星资本局在联系了“爱奇艺APP”官方后,一位客服人员告诉红星资本局,苹果手机只能通过Apple Pay进行购买,安卓手机可直接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具体的费用为何不一样,我这里核实不到,可能会与手机的设备、支付账户等相关。”该客服人员说。

另外,一位苹果客服人员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对于不同系统手机上显示的APP会员价格不一样的问题,我们也太不了解,显示的价格是多少就是多少。”而对于苹果手机是否多收取了“渠道费”的问题,该人员也以“不清楚为由”婉拒了采访。

不过,一位负责苹果商店消费管理的工作人员曾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苹果不存在向消费者多收费的情况。该客服称,“我们这边本身属于爱奇艺的第三方支付平台,因为您是直接通过他们进行购买的,从我们这边给您产生的一个扣费。具体还是看软件方那边的活动,以软件方的活动为准,并没有苹果费用高的说法,最后这笔钱款都会到软件方那边。”

律师:国内暂无案件参考

希望有一个乐观结果

对于上述苹果工作人员的解释,律师王琼飞并不认可。“苹果是在玩文字游戏,表面上是通过向软件方征收费用,但实际上这笔费用如果软件方不承担,就需要由消费者承担。”

为此,他自从去年下半年接到了委托人的委托后,就开始准备起诉的各项工作。“我希望通过此案件,维护千千万万苹果消费者和众多苹果开发者的合法权益。”据透露,虽然该案件已被法院受理,但截至目前,苹果公司从未联系原告也未公开回应此事。

由于目前暂时没有相关的案件作为参考,所以,对于王琼飞及被告来说,最大的困难可能就是案件持续的时间或许很长。“法院现在已经发出了受理通知书,但由于本案涉外且属于反垄断案件,诉讼流程负责冗长,可能要持续数年。”

那么,该案件打赢的机率有多大?王琼飞对此很谨慎,“希望案件有一个乐观的结果。”

已非首次:公众不满“苹果税”

有国内用户起诉过

其实,这已经不是公众首次不满“苹果税”了。

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7年6月12日的时候,苹果在更新的App Store条款正式指出,通过虚拟货币的打赏,应当被视为应用内购买,苹果将从中提取30%的分成,而且必须走苹果支付渠道,被业内称为缴“苹果税”。

不过,2020年6月,欧盟委员会曾宣布对苹果在App Store和Apple Pay实施的相关举措发起两项反垄断调查。随后,2020年10月,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公布了一份调查报告,涉及苹果、Facebook和谷歌的滥用市场地位行为。其中针对苹果的内容,矛头直指“苹果税”。

2020年8月,Epic Games联合Spotify、Tinder等13家公司组成“应用公平联盟”,将苹果和谷歌一同起诉,并在网上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社交媒体运动,抗议过高的佣金抽成。最终,苹果才作出一定妥协,同意对受新冠疫情冲击的开发商暂缓收取30%的佣金,并于2020年11月18日宣布,对符合条件的开发人员,抽成费率降低至15%。

除了国外,国内也有用户对此不满。

早在2017年的时候,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中国互联网协会就曾组织召开“苹果公司App打赏抽成新规热点法律问题研讨会”,就打赏行为是否为应用内购买、苹果公司是否涉嫌垄断、消费者该如何维权等问题,与会专家学者和律师进行了激烈讨论。

另外,根据媒体的报道,一位姓张的用户曾因不满“苹果税”,于2019年9月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苹果公司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过该案件现已撤诉,苹果方也没有作出过回应。随后,红星资本局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暂未查获相关案件。

对于此次案件的进程及结果,红星资本局也将予以关注。

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 李晨

编辑 陈应鹏

(下载红星新闻,报料有奖!)